首页 \  新红十字会法 
金华应有良:加强红十字会党风廉政建设的法律重器


发布时间:2017-09-04   发布者:省红十字会

    ■ 应有良  

    今年3月24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红十字会法修订案。这是《中国红十字会法》自1993年颁布施行24年后迎来的首次修订通过,新法定于今年5月8日,即:“世界红十字日”起施行。此次修法的亮点是:理顺了红十字会组织、制度体系,明确了依法加强对红十字会监管的范畴、方法以及要承担的法律责任。新法的实施,开启了红十字会依法治会、依法兴会、依法履责的法治化进程,对切实增强群团组织的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克服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扎实推进红十字系统的党风廉政建设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也必将使身陷信任危机的红十字会重新擦亮“金字招牌”,迎来红十字事业发展的春天。

    一、新法改进了内部治理结构,健全了组织体系,抓住了党风廉政建设关键少数的“牛鼻子”

    新修订的红十字会法对红十字会的内部治理结构进行了改革,作出了新的法律规定,专门增设了监事会,形成权责分开的新的治理结构,这是推进红十字会组织制度创新的重要探索实践,也是这次红十字会法修改的一大亮点。习近平总书记始终强调党的事业“从人抓起”、“关键在人”,抓住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就等于抓住了“牛鼻子”。理事会、执委会和监事会是红十字会的“权力机关”,在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中,必须抓住这个“关键少数”。

    一要行使好理事会的决策权力。新法第八条规定:各级红十字会设立理事会。理事会由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向会员代表大会负责并报告工作,接受其监督。理事会要研究决定的往往是事关红十字事业发展的“三重一大”事项,加强对理事会权力行使的监督,防止“权力滥用”至关重要。因此,要在“四个坚持”上下功夫,即:要坚持民主决策,拓宽民主渠道,落实党员干部在决策中的知情权、参与权和建议权,自觉接受群众的监督;要坚持依法决策,严格用法律法规来规范和约束决策主体、决策行为、决策程序,实现决策于法有据,决策依法进行,决策违法依法追责;要坚持科学决策,实现领导决策与群众参与相结合、专家咨询与调查研究相结合,民主与集中相结合;要坚持权责统一,决策权力有多大,应该承担的责任就多大,做到有权必有责、用权受监督、违法要追究。

    二要行使好执委会的执行职责。新法第八条明确:执行委员会是理事会的常设执行机构,其人员组成由理事会决定,向理事会负责并报告工作。实际工作中,红十字会执行委员会在“三会”中发挥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对“三重一大”等工作落实的质量效益负有重要的监管责任。因此,要注重发挥好执委会在事前、事中和事后的监督作用。首先,要把好事前的决策关,主动参与事前议事决策,从源头上把好法律、法规和政策关,提高理事会决策的合法性,做到防患于未然。其次,要把好事中的控制关,执委会在重点工作实施过程中要全程主动介入,及时发现问题,及时纠偏和整改,把好决策落实的质量关。再次,要把好事后的责任追究关,依法做好对违法者和违法行为的处置,做到反腐警钟长鸣。

    三要行使好监事会的监督职能。新法第八条明确:理事会、执行委员会工作受监事会监督。由此可见,监事会在红十字会加强党风廉政建设中负有重大责任。如何充分行使监事会在红十字事业发展中的监督职能,在赢得理事会、执委会的支持配合的基础上,在监督过程中要依法做到“四敢”,即:敢问,凡是属于监事会监督范围内的问题,涉及到群众利益的大事,都要认真了解,敢于过问;敢议,对提请理事会、执委会审议的报告,要直抒胸臆,敢于提出建议和意见,提高审议质量;敢管,对不符合议事规则和违法违纪的红十字工作人员,要敢于运用质询、特定问题调查等监督手段,使监督更具有权威性和强制性;敢查,对理事会、执委会是否依法办事要敢于检查,对群众反映的违法行为,特别是侵犯捐赠人合法权益的案件,要敢于参与调查,并配合有关部门依法处理和纠正。

    二、新法完善了内部监管机制,加强了制度保障,扎紧了党风廉政建设权力行使的“铁笼子”

    近年来,身陷网络危机的红十字会,很难彻底摆脱“某事件”的负面影响,导致公信力受损,社会筹资能力下降,发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让百年老店“风雨欲坠”的主要原因是红十字会在制度的完善和落实上还存在诸多漏洞,尽管各级红十字会作出种种努力修复,但捐赠信息不够公开,善款去向缺乏有效监督等核心问题未能得到根本解决,以致仍遭受一些质疑。国无法不治,民无法不立。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的“制度治党”这一崭新命题,为红十字会“制度治会”指明了方向。新法把制度建设作为重点修订,为加强红十字系统的党风廉政建设提供了制度保障。

    一要用制度治会。新红十字会法第二十二条明确:红十字会应当建立财务管理、内部控制、审计公开、信息公开和监督检查制度。制度不在多,而是在于求精、求实。因此,一方面,要抓制度的制定,研究制定前后衔接、左右联动、上下配套、系统集成的制度。特别要加大公信力、审计等制度建设,不断完善“两透明两公开”、“两微一端”信息发布机制,建立“三重一大”工作第三方审核小组,聘请法律顾问、完善专家咨询,把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决策作为重大决策的必经程序。另一方面,要狠抓制度的执行,做到制度面前人人平等、执行制度没有例外,落实制度不留“暗门”、不开“天窗”,坚决维护制度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坚决纠正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行为,让铁规发力、让禁令生威,使制度真正成为硬约束。

    二要用制度管权。权力是一把双刃剑,在法治轨道上行使可以造福人民,在法律之外行使则必然祸害群众。用制度管权,就要抓住治权这个关键。新法第二十四条明确:红十字会财产的收入和使用情况依法接受人民政府审计等部门的监督。红十字会接受社会捐赠及其使用情况,依法接受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的监督。对于这两条规定,在新法修订审议过程中,有部分红十字工作人员表示,对“依法接受人民政府审计等部门的监督”这一条可以理解,但对“依法接受民政部门的监督”却难以接受,普遍认为民政和红十字会是平级单位,不存在被监督的问题。因此,要教育引导红十字人从传统的固有的思想枷锁中解脱出来,认清重要意义,自觉接受相关部门的审计和监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

    三要用制度治吏。从原四川省红会一把手文家碧一案来看,她把红十会捐赠资金的分配和拨付过程,变成自己“权力寻租”、 “生财有道”的过程。红会“蛀虫”暴露在公众的聚光灯下,无疑让红十字形象雪上加霜,成为众矢之的。新法第二十一条明确:红十字会应当按照募捐方案、捐赠人意愿或者捐赠协议处分其接受的捐赠款物。捐赠人有权查询、复制其捐赠财产管理使用的有关资料,红十字会应当及时主动向捐赠人反馈有关情况。红十字会违反募捐方案、捐赠人意愿或者捐赠协议约定的用途,滥用捐赠财产的,捐赠人有权要求其改正;拒不改正的,捐赠人可以向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投诉、举报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此,要引导广大干部牢固树立法治意识、制度意识,着力解决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问题,使干部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形成尊崇制度、遵守制度、捍卫制度的良好氛围,进一步扎紧扎密制度笼子。

    三、新法规定了内部法律责任,明确了履职要求,架起了党风廉政建设守规自律的“高压线”

    修订前的红十字会法没有就“法律责任”作出明确具体规定。因此,在实际工作中一些违反红十字会法的行为得不到有效追究,所以有专家形容原红十字会法是“豆腐法”。新法以较大的篇幅增加“法律责任”,这既是对包括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在内的所有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的约束,也是对红十字事业的保护,更是为加强党风廉政建设提供了法律依据。

    一要树立守法意识,筑牢“不想腐”的思想防线。实践再次证明,领导干部只要奉行不讲理想讲实惠、不讲奉献讲索取,不讲法律讲钱财的错误信条,就会在“围猎”中捕获。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惩治腐败这一手必须紧抓不放,利剑高悬,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因此,各级红十字会党员干部一定要认清形势,克服侥幸心理,在铸牢信仰之基、补足精神之钙、把稳思想之舵、增强“四个意识”的基础上,认真学深、悟透、弄懂新《红十字会法》,尤其对第六章《法律责任》部分,要在真学、真懂、真用上下功夫,自觉做到不踩“雷区”、不越“红线”,防止歪风邪气近身附体,固守清正廉洁的政治本色。

    二要强调执法自觉,建立“不能腐”的权力清单。“过去之所以官本位思想比较严重,其实很重要的一点是存在‘权大于责’甚至‘有权无责’的现象。新法有了“法律责任”的新要求,就意味着权就是责,权越大,责越大。坚持有权就有责,失职要问责的原则,以新修订的《红十字会法》为基本依据,围绕组织、职责、监管以及法律责任等内容,给每个部门、每个单位、每个职位的权责划定边界,建立权力清单,明确到底有些什么权力,应该干什么,不能干什么,怎么干才可以。实行权责对应,明确什么权能用,什么权不能用,什么是公权,什么是私权,不能公权私用,坚决反对以权谋私,切实杜绝特权现象。

    三要追责必须从严,加大“不敢腐”的惩戒力度。新法第二十六条明确: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有“私分、挪用、截留或者侵占财产的”等6种情形之一的,由同级人民政府审计、民政等部门责令改正;情节严重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第二十八条明确:各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在实施监督管理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新增“法律责任”,不仅对“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有违法责任追究,对“各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也同样有违法责任追究。这是对包括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和其他组织的约束,也是对红十字事业的保护。

    (作者系金华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