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红十字会法 
江山陈良龙:规范治会贯穿“新法”始终


发布时间:2017-04-10   发布者:省红十字会

    ■ 陈良龙

    刚修订的《红十字会法》第一章第一条就开宗明义地指出:“为了保护人的生命和健康,维护人的尊严,发扬人道主义精神,促进和平进步事业,保障和规范红十字会依法履行职责,制定本法。”而本条与“旧法”不同之处,在于多了“规范”一词,由此,笔者认为,“新法”具有一个很鲜明的立法理念,那就是以“规范”管理红十字会贯穿整部法律的始终。

    第一,有监督的机构:第二章第八条规定“各级红十字会设立理事会、监事会。”可见,今后红十字会内部将有一个监督机构,这个监督机构就是监事会,而监事会的设立对今后红会的规范管理,必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条款接着又规定:监事会由会员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向会员代表大会负责并报告工作,接受其监督。这表明监事会受会员代表大会的监督。换句话说,监事会不只是监督别人,也要受到别人的监督。同时,该条款又规定:“监事会民主推选产生监事长和副监事长。理事会、执行委员会工作受监事会监督。”这不仅规定了监事会产生的过程,更值得一提的是,明确了监事会的监督职能,也明确了监督的对象。所以,今后理事会和执委会的工作,在管理上是否规范,运行上是否合法,都将受到监事会的依法监督。这就好比,监事会是一双火眼金睛,时刻都将紧盯着理事会和执委会。这就倒逼或者是说“迫使”理事会和执委会必须要懂规矩,遵规矩。

    第二,有清晰的职责:这些年来,各级红十字会都致力于开展各项工作,其中一些工作很有群众基础和社会基础,形成了自身特色与品牌,并且已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美誉度。比如说,器官(遗体)捐献和造血干细胞捐献工作,尽管平时红十字会都在积极参与这项工作,而实践证明,要合情合理地规范做好这项工作,也离不开红十字会,但红十字会参与这项工作,在法理上却找不到任何依据,这让红十字会陷入两难境地,一边离不开,一边缺依据,左右为难,可谓名不正言不顺。为此,“新法”第三章职责部分,为红十字会更好地履行这些工作,都作出了清晰而又明确的规定。有法律为红十字人“撑腰”,今后在参与这项业务时,就更能理直气壮。当然,不止于“三献”,还有“三救”,以及红十字志愿服务等。再比如说,红十字会作为一个中立组织,在战争或武装冲突时,所发挥出不可替代的独特优势,在“旧法”中找不出一个字眼,而此次“新法”不仅加入了这些内容,并且也都作了很好而又规范的表述。

    第三,有统一的标志:“旧法”第一章第七条规定:“中国红十字会使用白底红十字标志。”但在第四章第十七条又指出:“因宗教信仰使用红新月标志的,其使用办法适用红十字标志的使用规定。”就是说,在我国信奉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地区可以使用红新月标志。这显然出现了前后相互矛盾,而且也挑战了红十字标志的统一性。为此,“新法”删除了“旧法”第十七条致使前后自相矛盾的所有内容,让红十字标志在我国回归到,本该有的唯一性和统一性之上。同时,在“新法”第四章中,对红十字标志和名称的使用作了明确而又严格规定,并禁止利用红十字标志和名称牟利,禁止以任何形式冒用、滥用、篡改红十字标志和名称,以此显示红十字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这将使红十字的标志和名称的使用,进一步得到规范。

    第四,有严格的财务:“新旧法”第五章规定的都是“财产”方面的内容,但“新法”则更侧重于财产的监管。所以,“新法”新增的内容较多,改动较大,对红十字会的财务管理在事前、事中和事后,都作了详细而又明确的规定,将制度的笼子扎得更紧。如事前,在募捐之前要制订方案,与捐赠人签订协议,以及建立财务管理、内部控制、审计公开和监督检查制度等;事中,要向捐赠人开具由财政部门统一监(印)制的公益事业捐赠票据,如果捐赠人匿名或者放弃接受捐赠票据的,红十字会应当做好相关记录;事后,捐赠人有权查询、复制其捐赠财产管理使用的有关资料,对红十字会违反募捐方案、捐赠人意愿或者捐赠协议约定的用途,滥用捐赠财产的行为,捐赠人可以去投诉、举报或起诉,以及设立第三方审计和接受审计部门的审计工作,接受社会各界监督等,让红十字会的财务运行和管理更加规范,以增强红十字会的透明度与公信力。

    第五,有明确的责任:“新法”第六章法律责任均是新增的内容,本章在“旧法”中没有。法律在赋予红十字会职责与权利的同时,也规定了所应承担的责任。这就是权责的统一,而权责的统一,才能确保红十字会更加规范履职,依法履职。古人云:“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没有规矩何能成就事业,没有规矩就会误入歧途,滑向犯罪的深渊。所以,“新法”新增的这一章节,不仅规定了各种违法行为所应当受到的处罚,更是体现了依法治会理念的增强。此为其一。其二,本章节还划分出几类违法行为对象,即红十字会及其工作人员;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各级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同时,对违法行为的处罚,按情节的轻重,可分为五种类型,即责令改正、处分、处罚、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

    (作者系江山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