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益动态 
中国养老进行时:亟待建立服务保障体系和长期照顾保险体系


发布时间:2018-10-11   发布者:省红十字会

    中国人口老龄化已成为全球性重大议题。

    根据全国老龄办最新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4亿,占总人口比重达17.3%,平均近3个劳动力抚养1位老人。中国老龄化速度(指60周岁老人人口比例从10%升至20%的时间)来势凶猛,仅用30年时间就到达这一程度。

    2013年,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不断满足老年人持续增长的养老服务,国务院35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发布,将中国养老服务拉入快车道。

    五年间,中国的养老服务业在发展中逐渐壮大,但短板仍然存在,国家可持续政策出台力度不够、养老人才培养不足、养老企业盈利尚需时日,这一切都与中国养老的旺盛需求形成倒挂。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华俊表示:“中国养老亟待建立养老服务保障体系和长期照顾保险体系。”

    需求旺盛VS供给不足

    2017年7月19日,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养老研究中心发布《2017年中国养老服务业发展年报(人才篇)》显示,目前我国失能半失能老人约4063万人,若按照国际上失能老人与护理员3:1的配置标准推算,我国至少需要1300万名护理员;按照不能自理老人与专业护理人员1:3的配置标准推算,我国至少需要20万专业护理人员。但目前我国各类养老服务设施服务人员不足50万人(含在职在岗护理人员),全国养老服务人才需求缺口较大。

    而第四次中国城乡老年人生活状况抽样调查结果同样也证实了需求大于供给的现实。2015年我国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口总数大致为4063万,占老年人口比例的18.3%;按照国际标准每3个失能老人配备一名护理员推算,我国至少需要1300多万护理员。

    高华俊表示:“4063万是人口普查抽样推算出来的数据,要实施‘护理补贴’、‘护理功能’、‘实现护理’条件,必须首先要知道4063万老年群体的分布、居住和需求等信息,建档立卡资源才能精准投放,但这样大的样本必须依靠政府调研完成,企业、学界、社会组织力量有限。”

    养老护理人员仅有30万

    除了旺盛的需求外,养老人才缺乏也严重制约养老服务业发展。

    高华俊表示:“按照护理员与老人1:3的养护比例测算,全国在职在岗的护理人员约为30万人,而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的数量约为4063万人,这其中全失能老人应该在1000万左右,这个市场养老人才严重缺乏。”

    “1个护理人员最多能护理3名老人,这是一种人对人的工作,1对多服务会造成服务质量下降,且护理成本又非常高,这不能单纯依靠技术手段来保障养老护理人员和老年人的相应权益,更需要国家政策和优惠措施来进行培养,首先应该精准的找到老年服务群体。”高华俊说。

    据了解,除了养老护理人才的缺乏外,作为培养这一群体的学校也是招生困难。当前民政系统成为培养养老护理人员的主战场,而企业培训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据统计,2015年全国共有86所高职院校和一些中职学校开设了老年服务与管理等相关专业,2018年全国创办老年服务与管理等相关专业的院校有186所。

    但相对养老护理供给而言,整个培养体系的壮大和护理员人数的增长都太慢。

    高华俊介绍,北京社会管理职业学院(民政部培训中心)每年招生规模约为200人,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每年也有一定招生,这些人才在市场上供不应求。当前,养老市场护理人员需求量大,培训市场空间也很大,但培训成本较高、时间较长,需要引入政府或社会化补贴方可持续推动。

    “护理员培训课程约120小时,职业资格认定教材均以出版,但企业对录用的养老护理人员自行培训较难完成。养老机构虽然渴求护理人员,但让企业招聘人员先进来贴薪培训数月,再投入机构工作中,这中间的成本企业恐怕难以应付,即便企业愿意带薪培训,数量仍然有限。”高华俊说。

    2018年6月27日,国际公益学院在上海举行了亲和宇宙特训营二期学员开营仪式。本次开营仪式吸引了40多家来自地产、金融、投资、智能化等领域的涉老企业负责人。6个月后,被称为“养老黄埔军校”的特训营将把新一批有生力量送进中国的养老产业。

    但即便这样宏大的开营仪式,高华俊也坦言,这种培养的人数依然十分有限,我们必须引入国际先进护理标准,结合我国互联培训实际展开。

    养老企业盈利尚需时日

    2013年,国务院35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发布,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不断满足老年人持续增长的养老服务产业拉入快车道。

    伴着政策支持,几年间养老企业纷纷成立涉足养老产业,但入行后盈利却尚有不足,一些企业被兼并收购。

    2013年,福建省福龄金太阳健康养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金3000万元,主要从事提供养老及居家关怀服务。

    一年运营后,公司财报显现,截至2014年12月31日,年度录得除税前及除税后亏损分别约279.9万元及280.6万元。于2015年7月31日,目标公司拥有负债净额77.8万元。

    2015年11月3日,北控医疗健康集团产业有限公司公布,通过向独立第三方认购股份及投资的形式,以总代价1.38亿元,包括现金1.11亿元,及以每股0.8港元发行4,115万股代价股支付收购福建省福龄金太阳健康养老股份有限公司51%股份。

    亲和源集团是一家位于上海专门为老年人提供快乐服务、健康服务以及终身照料服务,从事高端养老住区投资、开发、建设、运营及养老产业发展的企业。截至2016年12月31日,亲和源总资产为9.7亿元,净资产-1922万元,净利润-2799万元。

    2017年4月14日,上市公司宜华健康通过《关于公司收购亲和源集团有限公司剩余41.67%股权的议案》,亲和源将成为上市公司宜华健康的全资子公司。公开信息显示,宜华健康为通过7亿元现金支付收购亲和源。

    不难看出,养老行业企业在自身经营上短期盈利尚需时日,在可持续发展上仍需获得外部支持。

    高华俊表示:“养老事业是一个‘半市场’,具有公益属性。政府对养老事业应该形成托底工程,推行必要的福利和救助手段。另外,中国的养老市场缺乏国家级大手笔的推动。”

    根据中国公益研究院的测算,国家对于养老事业应该有千亿级的投入,一次性投入1000亿元,有相当一步部分放到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护理床位供给和推动老年护理学科运用性培训发展,这样才能激活中国养老市场。

    高华俊表示:“养老是人对人的服务,这就决定了整体的发展周期长。养老并不需要企业携多少亿资金进入养老产业,更多是提供好的养老服务。但一个产业应该拥有需求规模,中国养老产业需求是千万亿的容量,如果中国养老护理人才突破百万,中国养老的曙光就能显现。”高华俊补充道。

    中国养老的国际对标

    196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医疗照顾保险法案》宣布老年人看病基本免费,根据“医疗补助”政府会给没有资格领取社会保险的贫困人群、低收入的老年人提供医疗补助费。

    1995年1月1日,德国护理保险法正式实施,成为继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工伤事故保险、失业保险之后“第五大支柱”险种。这是德国社会保障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德国法律规定“护理保险跟从医疗保险”的原则。这意味着,法定医疗保险中的所有强制保险成员、所有自愿保险成员以及所有家庭联保成员由此属于社会护理保险的成员,所有在私人医疗保险投保的人归入私人护理保险。国家官员、法官和职业军人由国家负责,他们患病和需要护理是由专门人员负责并承担有关费用。

    2016年8月,民政部通报了全国省级层面建立老年人补贴制度的情况。其中,26个省(区、市)出台了高龄津贴补贴政策;在养老服务补贴方面,全国有20个省(区、市)出台了相关补贴政策;在护理补贴方面,全国有17个省(区、市)出台了相关补贴政策。

    2016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指导意见,在青岛、上海等15个城市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探索建立为长期失能人员的基本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提供资金或服务保障的社会保险制度受到社会广泛关注。在养老、医疗、工伤、失业、生育5项社会保险之外,一项新的社会保险——长期护理保险,正在中国逐步推开,为失能老人体面养老提供保障。

    不过,在对标国际养老的同时,中国养老正在积极行动。

    2018年10月20日,由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主办的主题为“健康中国行动与积极老龄化”健康养老国际高峰论坛就将在北京举行。论坛将围绕“长期照护与智慧养老”、“养老服务资本”、“生命伦理与人才战略”三大主旨展开,并发布《健康养老发展趋势报告》、《中国老年人政策进步指数省级政策创新报告》和《全国养老服务业走势月度分析报告(2018)》三份重磅报告。

    “本次论坛邀请日、美等国的养老专家、教授、慈善家共同交流互动,建立行动推动合作,针对护理人员供给不足、人才缺乏等问题进行研讨,希望借助国外的先进技术和能力来影响中国,帮助中国尽快建立起与我国相适应的养老体系。”高华俊说。(来源:公益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