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

 

 

 



我省87例和88例造血干细胞


捐献者
同一天完成捐献


(2011年09月20日)


 

  陈义杰:捐献挽救1岁半白血病女婴


陈义杰和他的家人

  9月19日上午,省中医院的造血干细胞爱心采集室内,27岁的陈义杰安静地躺在床铺上,红色血液正从他的手臂一处沿着管路缓缓流入身旁的血细胞分离机,分离机匀速的转动运行,待血液中所需的造血干细胞提取后,剩余的血液再次通过他的另一只手臂回到身体内。

  4个小时后,从陈义杰身上采集的81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液,立刻送往了上海道培医院,救治一位才1岁半却患有急性巨核细胞白血病的女婴。

  在陈义杰的身旁还坐着一为年龄相仿的小伙子,他们才相识没几天,他叫林巧生,他将在当天下午在同一个病房为另一位白血病患者捐献造血干细胞。

  他们一个来自桐庐,一个来自苍南,素不相识,却在今天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共同为两位白血病患者送去珍贵的“救命血”,分别成为我省第87例和88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

  陈义杰是桐庐县人,阳光、帅气的他曾是一名军人。妻子非常尊敬自己眼里的英雄丈夫,他们有一个4岁大的女儿,非常可爱逗人,在别人眼里他拥有了谁都会羡慕的美满家庭。

  2007年5月,陈义杰在一次造血干细胞采集活动中加入了中华骨髓库。今年6月28日,陈义杰意外接到了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省造血干细胞管理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得知自己和一位患者初配上,便立即答应了捐献。

  之后7月份的高分辨检测和8月份的身体检查,陈义杰进行地非常顺利,最终确定了他为这位患者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

  9月15日,陈义杰一家三口在当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了杭州,因为对方患者只是个80厘米,15公斤重的女婴,陈义杰只需要采集一次就足够了。

  他告诉我们:“能够捐献救人让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自己的家人在经过咨询了解后,由先前的担忧到如今的支持,对他是一种很大的鼓励,希望小女孩能够坚强地战胜病魔,和他女儿妍妍一样开心健康的生活!”


  林巧生:好事多磨始终坚持要捐献

  比起有家人支持、只需一次采集的陈义杰,林巧生似乎压力更大点,不仅因为对方体积比自个大,需要采集两次,捐献的过程也更是几番曲折,不过这位热血青年至始至终没有动摇过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坚定意念。

  26岁的林巧生毕业于浙江农林大学。大学期间,他就与献血结下了不解之缘,至今已有26次的献血经历。毕业后,他加入了苍南县壹加壹应急救援中心的志愿者队伍,并在一次温州中心血站献血的同时留下了自己的血样,加入了中华骨髓库。

  今年正月,正在家中休息的林巧生突然接到省造血干细胞管理中心打来的电话,他的血样与上海一位血液病患者初配成功!问他是否愿意捐献?

  林巧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3月15日,林巧生的血样通过了HLA高分辨检测!当月,林巧生去温州医院体检。结果显示,一切合格!

  “一般来说,体检后的3个月内就要做移植。”林巧生说,他一直等到7月份,还是没消息,当时他心里一直在挂念着那个素不相识的病人,生怕对方出现意外情况。

  7月中旬,林巧生终于从省造血干细胞管理中心那里得到消息,原来3月份以来病人因为体质特别差,病情一直反复,直到这时病情才稍微稳定。工作人员希望小林重新体检,初定8月15日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

  好事多磨,这次体检却没有那么顺利,林巧生检测出白细胞过低,之后几天又感冒了。为了履行承诺,林巧生向单位请了半个月的假,专门回家养病。

  8月10日,林巧生再次去抽血,这回他的指标合格了,但病人那边又有了新情况:移植时机已经错过,病人已从无菌舱转出。手术时间推迟,最后确定采集时间为19日到20日。

  其实在采集前,还有一段有惊无险的小插曲。因为林巧生怕父母担心,所以对家里人关于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事一直有所隐瞒,直到确定捐献,家人知道后却无法理解他的行为。72岁的爷爷甚至撂下狠话:真捐,就不认你了!

  17日晚上,在家里老人和多位亲戚阻挠的压力下,林爸爸、林妈妈只好连夜赶到杭州,希望能够阻止儿子捐献造血干细胞。

  “因为我从小身体弱,我能理解父母的顾虑,但是为了那等待拯救已久的生命,我一定要捐。”林巧生表示这是他的一个承诺。

  为了劝说父母,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省造血干细胞管理中心邀请了林巧生的师姐洪佳一起来到了病房,为林巧生的家人“现身说法”,帮助他做通父母的工作。

  2005年7月,洪佳还是浙江农林大学一名大三学生,当时她为一位身患白血病的小男孩捐献了造血干细胞,成为我省第4个捐献者。

  毕业后,洪佳还做了省红十字会的专职志愿者。目前,她是省红十字会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志愿者服务大队的副大队长。

  “当时我爸妈也很担心的,捐完后,还一个劲的给我做好吃的,说是补营养。”洪佳笑了笑说,捐献后,自己身体一直都很好,捐献后也没什么变化,仍旧健健康康的。她也跟其他的捐献者有过接触,他们也都没问题。

  洪佳说,自己打动员剂的第三天,感觉腰有点酸。“不过我觉得也有可能是心理作用。”洪佳笑笑说,那几天,工作人员老是问她有没有不适的感觉,腰酸不酸什么的,自己感觉腰酸也可能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吧。

  “捐献的时候跟献成分血也没啥区别,只不过献成分血要躺一个小时,捐造血干细胞躺的时间长一点。”洪佳说。

  18日下午1点半,省造血干细胞管理中心季云松主任也来到了病房,他们上午已经来过一次,一是跟林巧生的父母见个面慰问一下,另外一点也是帮他们答疑解惑、消除顾虑。

  林爸爸一直没怎么说话,主要是林妈妈在问。

  林妈妈:在他(林巧生)之前,苍南都没有一个人捐,我们心里肯定是害怕的。

  季云松:这个采集的技术是非常成熟的,只不过大家的知晓率可能还没那么高,现在全国已经有2300多例了,林巧生是浙江的第87例。

  林妈妈:几年前,我们一个亲戚家的孩子给自己的兄弟捐过骨髓,说是抽骨髓的时候特别疼,我儿子是不是也会这么疼?

  季云松:现在亲属捐献大多还是采用抽骨髓血的方式,而我们现在捐献造血干细胞是通过从外周血中采集造血干细胞的采集方式,直接从手臂静脉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干细胞同时将其他血液成分输回体内。方式就跟捐献成分血一样。

  林妈妈:前天打针的时候儿子说腰有点酸,今天我看他躺在床上好像也不太舒服的样子,打这个针对身体有没有损害?

  季云松:打的这个针我们俗称动员剂,作用就是动员骨髓造血。在正常的情况下,外周血的造血干细胞量非常少,不能满足需要,所以要使用动员剂,加速骨髓造血干细胞的生成并释放到外周血管中。动员剂就是刺激因子。打了动员剂后,有些人会有血管发涨、腰酸、鼻塞等轻微症状,这都是正常现象,对身体健康不会有影响。

  林妈妈:会不会因为抽的红细胞太多了,导致血液里的白细胞多起来?

  季云松:捐的不是红细胞,而是造血干细胞。另外,捐献者一次只需采集10克左右的造血干细胞,成人体内的骨髓重量约有3000克,因此不会影响健康。还有一点,人体内的造血干细胞具有很强的再生能力。正常情况下,人体的各种细胞每天都在不断地新陈代谢,进行生成、衰老和死亡的循环,捐献造血干细胞后,可刺激骨髓加速造血,1—2周内,血液中的各种血细胞就能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因此,捐献造血干细胞与献血一样不会影响身体健康。

  林妈妈:明天总共要抽多少血?要用多长时间?

  季云松:明后天总共采集10克的造血干细胞,连同血液中的血清、血浆等,大概总共采集200毫升左右的混悬液,时间大概是四五个小时。

  林妈妈:捐献之后有没有什么保险措施?

  季云松:中国平安会向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赠送一个50万元保额一年期的疾病和意外伤害保险。

  季云松说,一天接触下来,他能深切地感受到,林巧生一家真的是一个非常质朴、实在的人家,家里家教特别好,非常让人感动。

  19日下午,林巧生开始第一次造血干细胞采集,林爸爸和林妈妈寸步不离地陪在儿子身边,虽然神情还是有些紧张,但相比之前要放松了许多,不那么担心了。

  林妈妈说:“希望那个人能活到100岁!”

  省造血干细胞管理中心季主任和其他相关工作人员全天陪护在两位捐献者身边,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和鼓励。《今日早报》的记者对这次捐献做了连续三天的跟踪报道。(贺佳晶)

  注:以上部分内容摘自2011年9月19日的《今日早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