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新闻动态>>

 


 

为救凯丽告别临产爱妻 浙江医生首次抽血捐髓


(2005年10月17日)





  今天下午,来自浙江富阳的年轻医生汪霖就将进入血细胞分离室进行第一次造血干细胞的分离采集,这些天来,平静等待的过程却让他感觉时间流逝突然变得缓慢。“越临近关键时刻,感觉时间就过得越慢,妈妈也每天扳手指算日子,总感觉时间突然变慢了一样。”昨天上午,在北京市道培医院(北京航天中心医院内)的病房里,汪霖笑答记者。

  汪霖:记下每一刻心路历程

  今天是汪霖妻子的预产期,这两天,远离妻子千里之外的他,担心、喜悦、责任百感交集,他说就连自己也不清楚给妻子发了多少短信,打了多少电话。

  一边是即将初为人父的喜悦和不安,一边却肩负着挽救小凯丽生命的伟大使命。“我现在真的叫一心两用,其实最期望的是,能在采集完造血干细胞后,回去等待孩子的平安降临,不知道小宝宝能不能等待爸爸回家后再出来。”汪霖打趣道。

  这两天,写日记成了汪霖的必修课,他说要把这段时间所有的心路历程都写下来,作为送给即将降生的宝宝的礼物,让宝宝长大后知道,爸爸在他即将出生的那一刻,做了一件多么伟大的事。

  “这些日记可以作为宝宝的第一份阅读教材,当然还有你们的报道,有你们作证,他总不会怀疑这些日记是爸爸故意写来哄他的吧。”汪霖说,“今年是鸡年,孩子的名字我已经想好,打算叫‘振羽’意为振翅高飞,但也想把这件事融入孩子的名字中,男孩名字加个‘凯’,女孩就加个‘丽’,但还没想好。”

  汪母:救小凯丽是最大心愿

  汪母一直陪在儿子身边,“儿媳要临产,儿子要做干细胞采集,来之前心里忽上忽下的,现在好多了,儿媳只好拜托亲家多费心了。”汪母说,儿子是医生,对这次手术很自信,也很平静,但她还是有些担心。但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国家管理中心副主任刘静湖的一番话,让她吃下定心丸。“他说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毕竟他是权威嘛。我之前不懂,不怎么支持,现在我很支持儿子,他很伟大。”汪母自豪地说。

  她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个小秘密,来北京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坐一下飞机,这个愿望实现了,是托儿子的福,而且还那么有意义。但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挽救小凯丽。“年纪这么小,吃了不少苦,挺心疼的,如果小凯丽能度过难关,这才叫功德圆满,她也算是我的孙女吧,一个美国孙女,挺好的。”汪母开心地说。

  昨天下午,浙江省红十字会赈济部的朱部长,陪母子二人逛了天安门。“这几天一直没出去,稍稍兜一圈算是‘临战’前的放松。”朱部长说。(今日早报 作者:丁原波)